全本书屋> 比趣阁免费小说 > 恐怖灵异 > 将武生:武家庶女别太毒 > 472.玄月护短(在维护自己父尊利益上,武玄月寸步不让)

将武生:武家庶女别太毒:472.玄月护短(在维护自己父尊利益上,武玄月寸步不让)

小说:将武生:武家庶女别太毒作者:莫晓苏

    之前无中生有,偷梁换柱眼看已然不行,现在索性来一招挑拨离间,分崩离析,天门高位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通过抬高武明道的地位,拉起武玄月的仇恨,这就是上官侯爵的目的所在。

    然而上官侯爵如意算盘算是打残了,纵使这挑拨离间之计再好,你上官侯爵千算万算,估计怎么都算不到是,站在你面前的此二人竟是父女!

    自然纵使你上官侯爵七窍玲珑之心又如何?人家父女二人,情比金坚,岂是你三言两语就可挑拨成的呢?

    到此,武明道摆手一笑道上官公子过奖了,我们天门之众,卧虎藏龙,深藏不露者之一,便是纳兰真士——纳兰雨落,在人才这个问题上,谁人都不能够否认纳兰真士的存在,你说是吧若叶女官?

    纳兰若叶转身合谷行礼,低头应声答之武公子所言极是,纳兰真士武功超群,聪慧机智,心怀天下,实乃君主之才,在这个问题上,纳兰至尊早有定论。

    武玄月似乎不太买账与上官侯爵,毕竟这小子此番算计的人,不是别人,可是自己这辈子最为尊敬爱戴的父尊大人,关心则乱,谁要是在自己的地盘,欺辱了自己的亲人,武玄月当决不轻饶。

    上官侯爵此番言谈,已经表明了立场,退一步海阔天空,忍一时风平浪静,我上官侯爵已经公然承认你武明道的身份了,天门是不是该识时务者为俊杰,也适当地退上一步吗?

    谁想,武玄月在关乎自己父尊的身份问题,绝对马虎不得,敢在我天门地盘上,招惹我武家父女俩,算你上官侯爵倒霉,这一次若不是撕了那假弥世遗孤的脸,以证天下民心,我武玄月就不姓武!

    显然,此番境遇武玄月没有轻易放水的意思,反而她一声令下,吩咐纳兰若叶道若叶师姐,你还在愣着干嘛呢?既然弥世公子身体不适,他身份特殊,极有可能是我天门遗落人家的皇子,既然如此,不如你就帮他诊治一番,也算是我们天门道义。免得日后落人口实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武明道呵声一笑,满是赞扬之意,望了武玄月一眼,武玄月这方决定简直是大快人心!

    而此时的上官侯爵脸上浅笑依旧,只是这眼中暗藏杀机,对于武玄月执意要揭穿东方影身份之举,他简直恨到了心上。

    上官侯爵不用声色,却也不急于阻止武玄月的决策,毕竟天幕打开,众目睽睽之下,若是自己的偏私动作太大,只怕倒是揭穿了东方影时候,自己也要被拉下水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候,上官侯爵不得不作出一个艰难的决定,舍车保帅才是权衡利弊的关键。

    东方影自知道自己的身份依然瞒不住多久了,眼看自己的主上也变得沉默寡言,不再为自己辩白任何,东方影太清楚权门的路数,自己现在就是弃子一颗,等待自己将是命运的抉择

    而此时最为难的则是纳兰若叶,眼看这武家父女沆瀣一气,一个鼻孔出气,简直是嫉恶如仇,恨不能将这东方影置于死地——

    纳兰若叶处事圆滑,更是做人的年岁和阅历,远远超越于此二人,她自知,若是这个时候,自己公然开罪了权门豪贵,以权门多年的路数来看,只怕这梁子就结下了,上官侯爵行事作为像极了他的父亲,这口气你让上官侯爵不顺畅,他上官侯爵绝对有手段让你生不如死,还无力呻吟。

    所谓,门阀之争,最多耗损的是国运,天门现在此番境地,已经经不起任何折腾了

    想到这里,纳兰若叶独自下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到此,纳兰若叶转身而至,向那武玄月行了一个合谷礼,温声道来禀报纳兰真士,在刚才的暗巫之争中,为了净化灵兽,我纳兰若叶也费尽了自己周身血气,现在若叶身体的情形只怕比那弥世公子,好不上多说,别说运气帮人疗伤,我能够强撑着身体明断是非,已然不易,还望纳兰真士体恤若叶身体状况,你看这样可好?数日后,待我身体养好了,再为弥世遗孤公子诊断疗伤,纳兰真士意下如何?

    武玄月愣之,竟没想纳兰若叶竟然没有听从自己的指示,为东方影诊治,而上选择了袖手旁观,独善其身,在这点上武玄月实属不爽。

    武玄月虽然现在体力也有限,但是她不瞎不傻,这纳兰若叶体内还有多少灵气储存,她稍稍一运气便可探知,摆明了这纳兰若叶就是不愿帮自己。

    武玄月自知道,除了纳兰若叶的话,天下人信任,这是因为纳兰若叶多年行善积德,积累下来的福报,而若是她不肯出面,自己逼也是比不得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玄月尽管失望,却有拿这纳兰若叶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眼看武玄月一脸不爽,对纳兰若叶此番行为失望至极,正要发作质问,武明道倒是一个清凉的主。

    武明道虽然也不喜这东方影诡计多端,小人之为,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,他到底还是分得清楚好坏。

    武明道自知道纳兰若叶能够跟在纳兰鸢岫身边甚久,纳兰鸢岫对此人的信任胜于天门任何人,凡是都喜欢与其一同商量行事,可见此女的某些观点是跟纳兰鸢岫极为一致的,若是她做出的决定,自然是有她决定的道理。

    武玄月小姐脾气,偶得犯浑,任性闹个情绪,自己可不能跟着胡闹下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明道突然话锋一转,将问题的矛盾都转向到了上官侯爵的身上。

    武明道继而几分痞坏,双手奉拳与上官侯爵,笑盈盈道上官公子果真是相信武明道是纳兰至尊的养子?不再怀疑任何了吗?

    上官侯爵侧眸端袖,英姿飒爽应之武公子怎么到现在还在怀疑侯爵的真心呢?天门之众,武公子的武功和修为远远在与天门某些二品阶女修,只是可惜了了,武公子是男儿身,天门门规森严,历代的掌门人和各大高位必须是女儿身,你若是女儿身的话,别说是天门区区一个至尊养子的名声,就算是把整个天门交给你武公子,我也是信得!以武公子的德行,修养,武功,战绩,文学,这五个方面来讲,武公子当之无愧,可称天门至最!

    上官侯爵果然是恼怒武玄月刚才挑衅之言——这不,一计不成,再使二计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